Lutzow

【楼风】幻想情侣

万云匆匆:

明楼伸手看看表,已经十点了。王天风再怎么着也该到家,于是将翻过不知几遍的报纸扔到一旁,气哼哼地上去睡觉。半夜察觉到有人回来,还在耳朵喘气儿!明楼便翻了个身,掐着那人脖子将他压在身下。太困了,两个都困,也没精力拌嘴,互相气势十足实则迷迷糊糊地瞪过之后,一人一边,安静地挺尸去。

第二天是明诚来接,王天风翘着二郎腿点评着他昨天半夜扛回来的画,嘴里啧啧有声,画得是比你家阿诚强,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明楼咬着牙,手指戳戳他,到底还是匆忙披起大衣出门去了。王天风就悠哉地往咖啡里丢了几块方糖,再美美地品咂品咂。

明家四个人,除了大姐,一个赛一个地会骗人,小西装一穿,再变几多玫瑰花,甜言蜜语张嘴就来,还说的特别真诚让你无法怀疑。王天风知道他们家人什么德行,一向不屑于这些把戏,又与大姐脾气不对付,因此是从不上门去的。明镜又何尝看得上他了呢,虽然不和明楼吵架,但是总和明台唠叨,看看你大哥,这么大了也不结婚!明台只能扒饭,姐,老师挺好的。明镜就骂,你个小家伙!他一天到晚训得你一身臭汗,累得半死,你还夸他好,真是白疼你了。明台就撒娇。虽说明台替王天风吃了不少抱怨,可王天风也是从不领情的。阿诚对于明楼这边的是一向不掺和,他有空还要忙自己的事,再闲了画几张画也是好的,何苦去招惹神经病呢。

明楼的心里,家人是第一位的,然而让家人不痛快的事儿,他也没少做,比如王天风。

晚上回到家,王天风倒是悠闲地坐在桌前喝喝茶,看看文件,间或训两句郭骑云,又叫曼丽去给他买零嘴。亏得王天风脸大一天到晚骂明楼一家是小开少爷,自己这幅作派倒是享受的很。郭骑云有个小女朋友,这个点正赶上约会,看到明楼回来如逢大赦,感恩戴德,抄起帽子三步并作两步就出了大门。王天风还在后面骂,有鬼追你是怎么着!曼丽嘴里吃着一根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道,老师,明先生回来了,我和阿香约了看电影去,能不能告个假啊。王天风不耐烦的摆摆手,滚滚滚,一个两个都去看电影,把糖给我留下。曼丽笑嘻嘻地扔了荔枝味的,也跑出门去了。

王天风没人说话了,嘎巴嘎巴地咬着糖,咬完了,看看明楼。问道,你怎么没看电影去。

明楼施施然地坐下,说,曼春给了两张票,我想着明台他们小孩子爱看就把票给他们了。王天风呵呵冷笑两下没说话。

到了晚上,明楼的样子是要在这里住下的。换了睡衣,靠在沙发上看报纸,壁炉烧的暖烘烘的,熏得人脸都是红的。王天风躺在床上看书,实在无聊就要挤兑他几句,看你这样子,搁在封建社会还以为皇帝正等着临幸谁呢。明楼说,临幸谁谁不知道?哪个皇上这么倒霉取了个悍妇娘子,明明每天翻了牌子,最后还得独守空房。王天风重重地搁下手里的书,说道,皇上也是个傻子,等不到人不会自己去找。明楼怒道,王天风,你别得寸进尺!王天风骂,明楼,你也别装纯洁高尚!这俩三句话说不到一起就要吵,吵不了几句就要打,曼丽私底下和郭骑云嚼舌根,脸上明明挂着看热闹的兴奋表情,嘴上偏偏要叹气,说老师和明先生何苦呢,过得不好分开算了。郭骑云撇撇嘴,你怎么知道人家过得不好。曼丽也撇撇嘴,这事儿谁知道呢。

快过年了,明镜料理了手上的事儿,要带着大家上维也纳度假,明家四个人一个也不能少。阿香也去。明楼和王天风商量,没劝动这位爷屈尊和他们同往,本来是不指望了。谁知道曼丽这丫头想去,在王天风这儿磨来磨去。明楼就添柴加火,撺掇了大半个月。都要出发了。王天风才吐口说上维也纳玩玩去,但是他是带着曼丽和郭骑云去散心的。郭骑云说,我不去,我还有丽丽呢。王天风大手一挥,丽丽也去!全员出发上维也纳。到了维也纳,明楼还没说服王天风和明家几个住一块。他俩在一起谁也说服不了谁,郭骑云早就知道,和阿诚一合计,干脆直接拉到目的地,省事省心。王天风上了郭骑云的车,还不知道自己是上了贼船,等他发现明镜一伙儿都站在一栋小别墅前时已经为时已晚。王天风想掏枪毙了郭骑云这个胆敢违抗命令的家伙,却被明楼不动声色地夺了枪。明台还很高兴的喊,曼丽,把老师的箱子提到二楼去,左拐第一间。喊完还挤眉弄眼地跟曼丽说悄悄话,那是我哥的房间。阿诚搀着明镜,不停地小声安慰,姐,你看来都来了,还能不让住吗?那也太失明家气度了。

可惜,王天风到底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第二天一早就溜没影儿了。曼丽和郭骑云面面厮觑,不知如何是好。明楼拍板决定,都留在维也纳过年,疯子爱上哪上哪。疯子能上哪呢,溜回国去了。

等到一行人欢欢喜喜地从维也纳回来,明楼带着曼丽回了家,王天风裹着毯子躺在沙发上。曼丽娇怯怯地叫,老师,您还好吧。王天风一瞪眼,你还知道回来!不是要去维也纳!去了就别回来!明楼给曼丽使眼色,小姑娘转身就跑了。情知道这邪火是冲自己发的,明楼可不会叫别人代己受过。

王天风给冻感冒了,这会心里有火往上窜,咳嗽不止。明楼去端热水,热水壶也是空的,只好自己烧。刚撸起袖子,曼丽十分贴心地连药都备好了。明楼感叹,不愧是在王天风的咆哮下活下来的人,到底有眼力见儿。

王天风痛打了几个喷嚏,眼睛水汪汪地,半睁不睁地看明楼。明楼摆出一张正儿八经的脸还好。他一笑,王天风就气不打一出来,吼又没力气吼,嗓子又疼又哑。只能恶狠狠地瞪,这瞪落到明楼的眼里可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于是笑得更开心了。明楼笑着把王天风扶起来,再扔到床上,十分开心地讲述起在维也纳的趣事。三兄弟打打网球啦,和大姐喝喝茶啦,自顾自地讲了一会儿,转眼再看王天风居然睡着了。明楼点评,没心没肺!

开了春,王天风可算是摆脱了一身的阴翳。神采奕奕地站在训练场上,把一群学生们训得跟死狗一样。明楼带着阿诚来探班小少爷。明台一见两个哥哥就跑过来,和阿诚在一旁大快朵颐。明楼说,和平时代,训他们干什么。王天风说,什么和平时代,国家危亡之时,匹夫有责。明楼摇摇头,再摇摇头。

晚上开了窗子,风吹着,隐隐有花香。外面还有猫叫,一声两声也就算了,偏偏叫个不停,闹人。明楼的手不是一般富家少爷的手,这把手能拿枪,能持刀,染过不少人的血。王天风的手也不是一般人的手,铁血教官也是从学生时代过过来的,茧子积着,粗糙的很。这样的两双手交握在一起,比的就是力量。比如此刻,王天风将明楼狠狠地压在身下,尽管有个他没手去捉的东西在后面作祟,闹得他喘息不止,呼吸不匀,他也不肯轻易地让步了。明楼喘着气儿说,明明是两情相悦的快乐事情,跟你做怎么就这么累。说着就猛一使劲儿,两人掉了个个儿。王天风说,滚,从老子身上滚下去。明楼偏不,不仅不滚下去,还要再发起攻势,迅猛进攻。让对方无招架之力了,就开始在枕边炫耀,虽然累了点,但是很过瘾,太过瘾了。

过完瘾了,睡觉。谁还能指望两个说不过三句话就得互捅对方刀子的人讲些绵绵情话,你情我爱的呢?明楼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但好像听不到王天风的,他想摸摸王天风,却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明楼想,今晚太累了,赶紧睡,明天还要送明台坐飞机上港大读书呢。

明楼,7632号明楼,出来,你弟弟接你回家了。外面太吵了,明楼睁眼瞧,背着光站着个老人,身子颤颤巍巍,背驮着。他笑笑,叫叫王天风,你看,那是谁啊?快起来,送明台上学了。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这个文很多地方是错误的,是因为这是明楼被捕发疯后做的一个梦。最后他被叫醒了,可以释放回家了,至于来接他的是明诚还是明台,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15)
  1. Lutzow乐莫乐兮新相知 转载了此文字

© Lutz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