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zow

【双毒】番茄

南江北:

短篇已完结,作者没吃药






番茄


 


原来我不在的日子里,你想了我那么多年。


 


》》


“不管是作为水果还是作为蔬菜,番茄始终都是红色的。”


薄薄的一张电报上,印着这么一句废话。


王天风捻着这页电报纸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军用的电报纸有种烟熏的黄,冷却干透的油墨显得格外深刻。他那张习惯了皮笑肉不笑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一种类似滴水成冰的表情。


他定定的看着这行字,像是要把纸页看穿。


又像是透过这张纸,看到了那张斯文败类一样的脸。


红色的。


好,好,好,像他明楼明大少爷干的事。这个乱世风雨飘摇人人自危,他却愣是走出一条左右逢源独领风骚的路来。


他翻出火柴,擦着一根,任由火焰舔舐上纸页,将那句无人能懂的话烧得蜷曲为灰烬,一点点冰冷下去。王天风犹嫌不解恨,索性又一脚踩上,碾了又碾。


外面传来午饭的军哨声,他整了整领口,面无表情的向食堂走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盛了饭,看向今天的配菜。


那道番茄炒蛋怎么看怎么刺眼。


 


》》


王处长不吃番茄这件事以光速传遍了整个军校。


诚然,军校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地方,但军人也是人,但凡是人,就免不了有一颗八卦的心。据说食堂做番茄炒蛋的那位师傅当晚就写了份检讨交上去,虽然他琢磨了半天也没明白,以前还吃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转了脾性?


这口味变得也忒快了点。


虽然王处长没有明确的禁止过番茄在军校里出现,但是个明眼人都能瞧出来,王处长一见到番茄,那脸色就沉得吓人,然后渐渐有冷笑蔓上眉梢眼角——一般他这么笑的时候,就意味着要找人麻烦了。


为了不被王处长找麻烦,为了让王处长有一个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所有人纷纷把番茄两个字丢出人生字典,缄口不提。


 


》》


于是新的问题来了。


番茄既然不能作为菜品端上桌,那就只能作为水果私下里当福利分了——毕竟菜园子就在那里,瓜果蔬菜一季接一季的熟,不吃,那就只能烂在那里。


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秘密,瞒一瞒王处长也无伤大雅。


于是这一瞒,转眼又到了番茄熟透的季节。郭骑云找了个没课的下午,点了两个口风紧的,一起去将那几筐番茄扛了回来。午后太阳毒辣得紧,一路跑上跑下流了一身的汗,郭骑云索性找了个阴凉的台阶处坐下,招呼了几个路过的教官,过来一起分番茄。


大家都是风里雨里一起摸爬滚打过来的,各自拿了个在衣服上蹭蹭就这么吃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哪个班出了个好苗子,哪个班又有人拖后腿。


“吃得挺香,啊?”


吃得再香,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也就不香了。


郭骑云艰难的咽下口中的番茄,与其他人一起站起身。大家都是一脸视死如归的看着从操场那头走来的王天风。


王天风看了眼他们,又低头看了眼面前那一筐番茄。


于是他们在操心自己的同时,又忍不住为这筐番茄默哀了几秒。


然而王天风只是埋头在那筐番茄里挑了个最红最大的,掏出手帕擦了擦,啃了口,说了句不错,又转身走了。


只留下他们与一筐番茄面面相觑。


 


》》


于是王处长其实喜欢吃番茄这件事又作为新的八卦流传开来。番茄炒蛋,番茄汤,凉拌番茄等菜品又渐渐出现在了食堂的餐桌上。


没有人琢磨明白王处长这个口味是个什么意思,也没有人知道王处长看向番茄时那沉默的目光里藏的是什么情绪。


 


》》


某个黄昏,王天风站在军校宿舍楼的顶层,远远的看着向西沉去的夕阳。那红色罕见的刺痛了他的眼,他想一定是因为自己看得太久的缘故。晚饭的时候他接到消息,那条“毒蛇”要回国了。


回来便回来了,他有他的工作,自己有自己的任务,见不到,也不必再见。


他掂了掂手中那个番茄,撇了撇嘴,目光有些挑剔,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身后郭骑云汇报最近的工作安排。


“吃番茄吗?”他冷不丁问了句。


“啊?”郭骑云一呆。


“吃吧,别浪费。”王天风把番茄交到他手上,然后先一步走了。


“处长,您又不喜欢吃番茄了啊?”郭骑云又是一呆。


“……”王天风回头,盯着他手中那个番茄,好似和它有深仇大恨,最后微微一哂,“又是蔬菜又是水果,人模狗样,别人喜欢,我可不喜欢。”


说完他就走了,犹自带了些盛气凌人。


郭骑云看着手中那个无辜中枪的番茄,摸不着北,半晌也没看出这个番茄人模狗样在哪里。


 


》》


不得不说军校食堂的菜虽然简陋了些,但味道还是可口的,足见食堂师傅的功底火候。明家那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到了这里,看起来一脸不情不愿,吃起来却半点也不含糊。


王天风就在旁边坐着,看着明台狼吞虎咽,不置可否。


半晌,小少爷发话了,要喝汤。


郭骑云不乐意了,想教训他一下,让他明白军校里的规矩,王天风却难得和蔼了一次,表示不过一碗汤,开火做就是了。


郭骑云想了想,还是咽下了那句今天食堂只能做番茄汤。


等番茄汤端上来的时候,王天风不易察觉的挑了挑眉,表情有些微妙。


他看了眼汤,又看了眼明台,好似要从他脸上看出个番茄来,但显然这是一件比较有难度的事情。他记忆里某个斯文败类无论吃什么都是细嚼慢咽的样子,慢条斯理的摆布着刀叉,事后还不忘用餐巾讲究的一擦唇角并不存在的油渍。


 


》》


“老师,听说你喜欢吃番茄?”


某一日吃饭时,明台突然凑近了些,一脸八卦的发问。


王天风淡定的将筷子伸向番茄炒蛋。


“我家在乡下有个番茄园,我去过一次,那儿的番茄不打农药,熟透了以后可好吃了。”明台继续念叨。


“怎么?想贿赂我?”王天风瞅了他一眼。


明台嘿的一笑。


王天风放了筷子,语重心长的现身说法:“一个特工,就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喜好,否则容易被敌人抓住弱点,继而攻破,懂吗?不仅如此,你还要学会伪装自己的喜好。就好像在外人眼里,我喜欢的是番茄,但事实上,我喜欢的是别的。所以,你拿番茄来贿赂我,就是行不通的。”


明台若有所思:“所以老师你其实不喜欢番茄?”


“不喜欢,一点也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总是看着番茄发呆,难道不是想吃它吗?”


“……”


“其实老师你就是喜欢吃番茄吧。”


“你说喜欢就喜欢吧,闭嘴吃饭。”


 


》》


那以后,但凡是涉及番茄的菜,明台便知趣的不动,必要等到王天风吃完了,才肯小心翼翼的动筷。


王天风总是示意他不必如此,顺便不咸不淡的补上一句:“吃吧,指不准就吃成个番茄了。”


明台把这理解为一种极为恐怖的威胁,于是更加不肯碰老师的番茄。


 


》》


再见到明楼时,王天风觉得那张脸有些陌生,大约是这些年想起这个人都是按照番茄来脑补的,以至于多少有些出入。


他那个学生是真的傻,有这么一个红得发紫的大哥却全然不知,如果有朝一日走了那条去延安的路,知道了真相,只怕能气得吐血。只是想归想,他却没有半点要给明台留退路的意思,死间计划,谁都只有死路一条。


当年在法国,他险些死了,是谈判桌对面那个人救了他。可那又如何?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那个人就已经走上了那条红得彻底的路,与他分道扬镳,去不复顾。他不需要感谢他,更不需要追随他——保家卫国,哪怕走投无路,也要杀出一条路来。难道只有他明楼走的才是明路,生路,正路?


王天风看着那张在昏暗灯光下显得有些沉重的脸,笑了笑。


他王天风,宁愿走死路,也不会同这个人一路。


 


》》


刀片吻上脖颈的那一刻,王天风本应该想到很多,最后却什么都不愿想了。


他独自离开法国的那天,阴雨连绵,飞机理所应当的晚了点,以至于他在机场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于是街对面一辆吉普车也停留了很久。有个人曾经开着那辆车往来于香榭丽舍大道与大学校园。


王天风不知道那算不算送别。


 


》》


明楼去看过一次明台,不是作为军统情报科的科长,也不是作为上海中共地下党的领导,只是作为他的大哥。


天色依旧很暗了,屋子里亮着一两点灯光,明台就静静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明楼走近些,发现他手中把玩着一个番茄。


“怎么,想吃番茄了?”明楼在他身边坐下,顺手想要去拿他手中番茄,却发现这小兔崽子还捏得挺紧,生怕谁抢了似的。


“我想老师了。”半晌,明台才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


趁着天黑,明楼假装没看见他伸手飞快的擦过眼角,只看向很远的地方。


“老师从前很喜欢吃番茄。”明台说得很小声,“但他不承认,他说他一点也不喜欢番茄。但他其实看着番茄的时候,也会笑的。”


明楼一点点坐得笔直。


“他还说,在外人眼里,他喜欢的是番茄,但事实上,他喜欢的是别的”


明台似乎说不下去了,把番茄交到自己大哥手中,起身进了屋,大概是想在眼泪落下前找条毛巾擦擦脸。


于是明楼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昏黄的灯光从背后照来,夜里的风吹在身上很冷。


他埋头看着手中那个番茄,像是在看着一颗不再跳动的心。






END



评论
热度(287)

© Lutz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