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zow

死期 双毒

瘦皮蛋:

  


“ ……王天风死了。”


 “ 被明台一刀致命。”




亲手杀了自己的下属和副官,最后死在了他最疼爱的学生手上。


明楼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阵阵作痛。


他明白,王天风以死结束了死间的前奏,而自己就成为了这疯狂计划结局的完成人。 他要确保计划成功,也要想方设法保下明台,还要把自己摘除干净。


这些明楼都有信心做到,凭他的才智,凭他不动声色的伪装。


而他有什么做不到的,大概就是起死回生了。


这该死的疯子。


明楼抬起头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西装革履,梳着阿诚戏说的汉奸头,不必说话便有种令人生厌的做派。真真就像王天风曾经骂他的那句话——人模狗样。


王天风第一次说这话是在巴黎的一间成衣店里。


明楼站在镜前试看身上的长风衣,旁边的店员嘴上像抹了蜜一样称赞他。明家大少爷微微一笑,配着张漂亮面孔说不出的风流。


但偏偏有人从不买他这套。


“人模狗样。”


镜子里的王天风坐在后头沙发上,一脸刻薄。他穿着明楼挑的西装,剪裁得十分贴身弄得很不舒适,裤腿的长度坐下就会显出一截脚腕来。。


顾着旁边听不懂中文的店员,明楼才生生忍下了往后抛白眼的冲动。


“穿着我给你买的衣服怎么还这么多废话。”


“我又没求你买。”


“那你现在就给我脱喽。”


“明少爷真小气,说了几句气量就这么小。再说这衣服这么难看,我本来也不想要。”


“难看?你懂什么叫审美吗 。”


“本来就难看。”


“你过来,你对着这镜子照照。这叫难看,明明是你自己瞎。”


……


那时候他们搭档已有几年仍然互相看不过眼。


明楼心思缜密说句话脑子里都要绕上十几个弯,但求稳妥完满。王天风不一样,他在军校人送外号就叫疯子,执行任务不听命令即兴发挥那是常有的事。


放他们两个做生死搭档,无疑是个豪赌。而明楼甚至深深怀疑过之所以这么安排是教官为了报复受训时期因为他俩而短的那几年命。


但后来的结果证明,上头赌赢了。


就算他俩任务时好像心有灵犀一样,一完成任务依然会为了指挥权或其他鸡毛蒜皮打得鼻青脸肿。


明楼从小家教甚严,却唯独在跟王天风作伴这几年里无师自通的学会了骂架斗殴。


只是这么多年了,明楼都忘了他们斗嘴打架的那些千奇百怪的理由。


唯独那天,阳光照进玻璃照在他们身上的温度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两个年轻人穿着新衣服站在镜子前面,一个不服气一个满脸嫌弃,活像对上辈子结怨的冤家。


也曾在某个瞬间,明楼觉得他们会有个一起结伴的未来。


  


然而现在,明楼眨眨眼,镜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


疲惫,沧桑的中年人。


他发现自己喉咙发酸,抓着酒瓶的手在发颤,好像整个身子也要不受控制地抖起来。


终究还是死了……他心里一个轻轻的声音说。


  


那个疯子终究还是从一缕青烟慢慢落成了灰。




这个短小的东西是在草稿箱里发现的存稿 _(xз」∠)_





评论
热度(38)
  1. Lutzowmengdie 转载了此文字

© Lutz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