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zow

[伪装者]范海辛

师兄麦走:

解开尘封的历史,仍看不透你身上的谜

 

 

0

“姐姐,你别哭。”

“……”

“我给你讲故事吧,就是你之前最喜欢的那个,叫什么名字来自着?”

“……臭小子,连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了,你能知道讲什么?”

“哪能不记得了,我还念过呢。范海辛对吧。”

 

1

“我救了你,你就这样回报我?”

“如果不是我,你早被吃了。咱俩算扯平,谁也不欠谁。”

“你被偷袭受了伤,我一路背着你送你到朋友那儿,你反而让人软禁我。你管这个叫扯平?”

“你为什么救我?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你也不能随你被鬼吃了啊。”

“你看得见鬼?”

“……那当然。”

“难得。”

“装看不见,任由它们吃自己同胞的人才难得吧。”

“小子,跟着我学本事。”

“我是个学生……学什么本事?”

“降妖除魔。”

“我家里人指望我做个学者,不是当个神棍。”

“那我问你,你刚见我这个神棍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杀鬼。”

“你不想和我一样为家人为同胞出一份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梵蒂冈?”

“派别重要吗?重要的是在做什么,能做什么,想做什么。”

“我……我怎么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是什么人。”

“我?鬼吃人,我是人心口的那团不甘,未肯认命,螳臂挡车的执念而已。”

“……”

“你要视而不见,等那些怪物杀进你家,吃掉你的家人才后悔吗?”

“……好。我跟你学,但不能叫我家里人知道。”

“这不难。”

 

2

“曼丽,你叫什么不好,叫小倩?”

“郭骑云代号还是钟馗呢,你看他哪儿像?”

“我是说吧,聂小倩是鬼,不吉利。你看看什么青玉啊,婀娜之类的,多不错啊。”

“你去跟范海辛说吧,因为你不喜欢这个代号,所以让他上报教会,申请改名。”

“……老师非得揍我。”

“你知道就好,明台,别和老师过不去。”

“老师怎么最近心情怎么这么糟糕?”

“那些吃人鬼放了口大锅,煮了好几十万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肉香飘出去老远。”

“曼丽,我这吃着饭呢。”

“你说,他们怎么能眼巴巴等着被煮了,也不反抗呢?”

“……我不知道,或许他们认为只要不吃自己,就得过且过。苟且偷生也是种安稳幸福。”

“小倩就不会被煮。”

“为什么?”

“聂小倩有宁采臣。”

“放心,我不是宁采臣,但也会保护你。你可是我的半条命。”

 

3

“经过这些你也该清楚,有时候死了未必是坏事,活着未必是好事。”

“……我们会胜利的。只有活着的人才能看到胜利。所以活着当然是好事。”

“或许你说得对。”

“老师,我想带于曼丽去梵蒂冈!这是我拟定的计划,费用全部由我自己负责!”

“咳咳咳咳”

“老师,您没事儿吧?”

“你为什么想带她去梵蒂冈?”

“因为她压根没有战斗的理由和目标,她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完成机构的指示。对于她这样年纪轻轻的姑娘,根本就是一种变相的摧残。只有让她看清楚使命本身,自愿做出选择之后才能够无悔的生活。就算不能无悔的生活,至少免除了迷茫之后她可以比现在快乐。”

“……”

“好疼!”

“踹你都是轻的!现在所有人都朝不保夕!南京的人肉香是不是还没有让你闻到?梵蒂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是我选择的这条路我当然知道!”

“知道了还不快滚?”

 

4

“鬼食人,人不可食鬼。肉身入鬼道,可以人躯与鬼相抗……半鬼者,不得见天日,苟且度日,灵魂入地狱……饮净化半鬼之血可入鬼道……怎么这么烦?还每天都读,有完没完了?”

“你小子,我警告你,继续下去肯定毕不了业!”

“郭教,不就是降妖除魔嘛,有什么难的?驱鬼、灭妖我每一科都很优秀。”

“哼,优秀就行了吗?老师优秀的学生海了去了。”

“那又怎么样?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是我,我是老师的得意门生,关门弟子。”

“能让老师骄傲的学生,那必须同时拥有高贵之人的温和与圣贤之人的谦卑。你?两者俱无。”

“……那么让人牙酸的话你打哪听来的?”

“老师一本书封面上写的……你怎么知道?”

“这酸味,让我想起一个人了。”

“谁?”

“我大哥!”

 

5

“……老师,那我什么时候能去梵蒂冈?”

“命都不是自己的,还去什么梵蒂冈!”

“我的命当然是我自己的,只是现在我愿意用它战斗。战斗和好好生活并不冲突。”

“……”

“您别动手啊我又不是才来的时候了,就是好奇问问而已。”

“……等有一天,去哪里都无愧于心的时候,你可以带喜欢的姑娘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6

“老师,你说我真能做好驱魔吗?”

“……驱魔人要有一颗勇敢、坚韧同时又不会同情泛滥的心。”

“那就是能做到了。”

“臭小子,皮痒是不是?”

“老师,说真的,为什么不能让我带于曼丽去梵蒂冈总部看看?”

“明台,只要心里有光,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圣堂。”

“我并不是拘泥于形式,我只是好奇能让老师这样无怨无悔躲着藏着面临种种危险还要继续效忠的机构什么模样。”

“他们奉行的东西,可以让我忠于自己的理想,发挥作用。”

“我可是把老师当作标杆的。”

“明台,别相信任何人。”

“我想相信于曼丽,我想相信我的家人,我想相信我的队友。孤身一人是什么也做不到的,这是您教我的。”

“说到底还是你太软弱,才会说出这样孩子气的话。”

“不管怎样,我也想相信您。”

“……拿去。”

“这是?”

“毕业了。就算,留个念想吧。”

“我不用别人使过的东西。”

“别给脸不要脸。”

“嘿嘿。”

 

7

“姐,您别生气。身体重要。”

“给我好好跪着!”

“就是,明台你好好跪着,别给大姐添堵!”

“姐姐……您知道我在学校是怎么过来的吗?同学们都说我大哥是被吃人鬼奴役的行尸走肉,要骗同胞去那些妖魔鬼怪的锅里做汤底呢!所有人都不和我说话,我特别想家,也跟他们说我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他们都不听,全部说我早晚有一天也要变成行尸走肉,为鬼服务。我在学校里待着,心里难受。特别想您。”

“……这些孩子,说话怎么这么恶毒?什么行尸走肉什么吃人鬼?”

“大姐……”

“你别说话!我们明台,从小哪里吃过这种被人戳着心尖骂的苦头?现在的孩子,太刻薄了!”

“姐姐,您别生气,我从来都不想让您难过的……我给您念本书好不好?”

“不想听!”

“这可是我一个朋友写的,可受欢迎了。”

“不听。”

“从小到大,我有什么喜欢的,姐姐都要留给我,我就一直想,我有什么喜欢的也要和姐姐一起分享,姐姐开心我就能比原来更开心。”

“……傻孩子……我不喜欢你们年轻人看的那些。”

“姐姐您也是年轻人啊。我才不会拿没深度的浅薄读物来污了您的眼睛。”

“……你呀。”

“姐~~~”

“走吧走吧,去书房听你念。”

“……大姐,就这么算了?”

“你不是急着要去上班吗?愣这里作甚么?快去快去!”

 

“大哥。”

“我有时候真想捶臭小子一顿。”

“大姐得找您拼命。”

“……不说了,上班。”

 

8

“好久不见了。”

“我希望永远不见。”

“范海辛。”

“莫林。”

“你拐走了我弟弟,却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提出见面的人是你,说这话不嫌可笑吗?”

“那是我的家人!我只希望能在乱世里保全他们,你背后这一刀够狠够毒!”

“明台的确是你的家人,他比你想象的优秀,他发挥所长可以救的人甚至会远远超过你我。食人鬼把国人圈养起来,杀猪宰羊一样慢慢吃下肚,你现在对我说,为了保护你的一个家人,要对其他家人的死视而不见吗?!”

“我没工夫和你胡搅蛮缠!你离开,别让明台再跟着你!”

“你兄弟怎么想的我管不着,但他是我的学生,现在也是机构里的一员。是去是留,只怕不由你我定夺。”

“你知道……成为半鬼之后是没办法在活在阳光底下的。他那么年轻,我不能眼看着我弟弟过那样的一生。”

“骑云是跟我最久的学生,除了我的命令,没几个人能支使他。他入鬼道的时候,比明台还小些,大约还不很明白那代表什么……但我不后悔。”

“为什么非明台不可?”

“在巴黎受的伤,让我不得不从前线退下来。每次和你合作,我好像总会倒大霉,这次怎么能不提前为自己找个接班人?明台很优秀,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完全胜任我的工作了。对不起,但不是为了你。”

“……你……”

“收起你的同情心。”

“不,我虽然不认同你,但我尊敬你的忠诚。”

“……能给这把宝刀开刃,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

 

9

“老师。”

“我认为你最好跟随我,我来做你的向导,

我把你带出此地,前往永恒之邦。

你在那里将会听到绝望的惨叫,

将会看到远古的幽灵在受煎熬,

他们都在为要求第二次死而不断呼号;

你还会看到有些鬼魂甘愿在火中受苦,

因为他们希望有朝一日

前往与享受天国之福的灵魂为伍。

倘若你有心升上天去瞻望这些灵魂,

有一个魂灵则在这方面比我更能胜任,

届时我将离去,让你与她同行;

因为坐镇天府的那位皇帝

不愿让我进入他统治的福地,

这正是由于我生前曾违抗过他的法律。”

“Dante,我不喜欢他,冷漠的缺乏悲悯的自保精神即使最后得入天堂,灵魂也依然是得不到升华的。”

“不,明台,我是说,有人能够成为你新的指引者,我很欣慰。”

“我的老师只有您。”

“……明台,你比任何人都自我,但这并没什么不好,因为只有自我的人才最容易获得自由。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形式、任何主义,要相信自己。只有相信自己才能选择正确的路。”

“老师……”

“我从不怀疑自己的选择有错。”

“您的战友怀疑吗?”

“对。他曾经感觉到失望,希望能找到另一个更完美的,让所有人都能幸福的公平体制。过于急切的渴望那些他太久没能够体验正常和平等。他曾经鼓动我,说,‘在那边,人与人是平等的,有血有肉有情感的。我们依然是我们,但也同样不再是过去的我们。我们是人,是暂时化身武器的人。’”

“是这样吗?”

“‘我们的确是人,曾经是,而现在只是为了最大化发挥武器的功效才披上人的伪装。’我是这样回答他的。”

“我还以为老师会一枪毙了他。”

“……差一点是要那样的,但后来我想,反正是注定要失望的。这一课总得有人来教他,或许等他看看清楚,也就明白了。”

“……老师太悲观了。”

“你教训我?”

“我哪里敢。但是您看,改朝换代都是种经验的累计呀。看似他们都是失败的一笔,但毋庸置疑,我们的今天要比过去的昨天好,越来越多的人能吃饱穿暖。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比过去多。虽然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但是不停的改善,只要能比之前好,那就是好。那就是希望。”

“……明家风水真是好。”

“老师?”

“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10

“老师……您告诉我……郭骑云和于曼丽是怎么死的?”

“我们被敌人包围,而他们不想死在敌人手上。”

“所以他们就同意让你夺取他们的力量然后逃出包围圈吗?!”

“你怎么想不重要,我说的就是事实。”

“今天的任务,我去执行。”

“你还没有经历仪式,是想找死吗?”

“不……我不想您死,您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你这样一说,我嫌疑就更大了。半死不活的状态,人不能吃鬼,可半鬼之人饮半鬼的血,可以增强战斗力,略微延寿,我太有动机了。”

“别开玩笑了!我的确怀疑您。但是我知道,您是个爱惜学生的人。你不会把他们当作炮灰送去挡死。所以我去,您留!”

 

“您真的出卖了我……就为了苟且偷生能活得久一点,你出卖了我出卖了我的同伴们!!!”

“明台,你逃不掉的,认输投降就可以了,我不会让他们为难你的。”

“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

“有什么值得誓死捍卫的东西?梵蒂冈并不干净,女巫狩猎,圣女献祭,异教徒残杀……我看够了。吃人鬼只需要知道我们无意与他们为敌,就不会为难我们。”

“是不是除了答应做他们的走狗之外,还要供出其他不肯放弃战斗的驱魔师,让他们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将他们的家人刺穿在长刀上?”

“……杀戮我见得比你多。明台,你不是说过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看到胜利吗?你还要做为那个每天比过去更好一点的未来贡献力量的人。明台,别意气用事。”

“我的老师,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不是我的老师!!!”

“你永远都无法从我这里毕业。过分相信别人是你的毛病,要命的毛病。”

“你怎么知道要的是谁的命?”

“你!”

“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带你一起走了。”

 

“……跑……”

“……老……师……?”

“……去吧,朝你那个一定比昨天更好的未来一直跑。别回头。”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义促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神灵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无上的慈爱把我创造出来。

 在我之前,创造出的东西没有别的,只有万古不朽之物,而我也同样是万古不朽,与世长存。

抛弃一切希望吧,你们这些由此进入的人。”

 

11

“大哥……范海辛四世……失去联系。”

“……明台呢?”

“他现在已经是范海辛五世。”

“……”

“大哥?”

“阿诚……”

“……我在。”

“帮我找些药。”

“好。”

 

“和莫林的每次合作,范海辛都难免见血……辛苦你了……”

 

12

“为什么一定要冲上去做这些呢?明家三个男人,没一个逃得过。”

“姐姐,我这条命,是很多人用血换来的。如果我现在退出,我没脸见他们,也没脸做人。”

“报国也可以从别的方面,做学问也是能报国的。”

“我以前觉得报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些人不愿意,只是因为他们怕死又没觉悟。后来我不这么想了,如果这么多的血都还教不会我,我也对不起那些因我而死的人。我们现在要先把杀我们族人侵吞我们产业的豺狼赶走,才能想着其他方法把家建设得更好。”

“明家人全部把自己投进去了,杀敌不缺你这份力。你就不能……为姐姐想想吗?”

“姐,我这么想过。但现在我不能这么想,这么想是自欺。我的力量是不大,很渺小,但是再渺小的也是一份力,也是一颗烫热的心。把自己卷进去,即使没作用,我也不要做个缩在其他人身后的懦夫。”

“你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姐姐说我长大了,不是该高兴吗?怎么还哭了。”

“姐姐是心疼!哪有人长大是不必吃苦的呢。”

“姐姐,你别哭。”

“……”

“我给你讲故事吧,就是你之前最喜欢的那个,叫什么名字来自着?”

“……臭小子,连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了,你能知道讲什么?”

“哪能不记得了,我还念过呢。范海辛对吧。”

“嗯。”

“到结局了?”

“嗯。”

“姐姐,您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还怎么说啊。”

“你啊……之前的悲剧反响很坏,作者答应重写,结果一直没消息。真是可惜。”

“嗨,我知道啊。我看过他的手稿,现在管得太严,什么驱鬼除魔有人敢写但没人敢登。”

“你又唬我。”

“哪有?上回啊,说到范海辛和他的弟子被鬼怪围追堵截,两个人是如何也逃不掉的。他体力衰退,时日不多,而那个学生又绝不可能丢下自己啊,所以他假装叛变,逼着学生杀掉自己进了鬼道。”

“这不就是结局吗?”

“我说过我看了手稿。范海辛是什么人啊,他哪里会轻易死去?他骗了自己学生也瞒过了那些耳目,一路打马向北,然后和聂小倩钟馗两个学生回合。”

“什么时候多出来个聂小倩和钟馗来了?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几个人,你就会瞎说。”

“人作者这样写,我哪知道他什么意思。”

“真的假的?”

“您听我说完呀。最后啊,当时被他骗了的学生终于知道自己的老师是为了大局,从没出卖过任何人。教会安排他北平继续工作,他敲开一个四合院的门,屋里坐着的两个人正在吃面,而开门的人看着他,说”

“呀……明台,你怎么了?哪里疼吗?”

“开门的人看着他,说‘可算是到家了,都在等你呢。’”

 

 

完。

评论
热度(103)

© Lutz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