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zow

带感('//艸///`)

污水厂黄秘书:


  • 这两天事太多,肚子疼,午睡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记一下



他去了一趟上海,背着一个背篓又回到了山中。
背篓中没有吃的,只有一具死尸。
然而他并不在意,甚至说的上高兴,简直忘却了饥饿。
十分气定神闲的,他准备了几天,用一根针和一团线缝好了那个男人。
为此他杀了几个逃难的村妇和一位娇滴滴的少爷。其中那少爷死前仍不明所以,哀哀地告饶着:“您要多少,我写封信便有了,何至如此?”
文绉绉地语调令他感到受到了蔑视,于是痛快地挖出了那双美丽的眼睛,熬成了汤喂那男人吃。
中秋节快到的时候,那男人终于醒了。
没有他之前所有伴侣初来时的抗拒,只是愣了一愣,就叫他,“明台?”
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是。”
他感到有些心碎,却仍然拥抱着这具令他着迷的身躯,使劲儿地蹭了蹭。
过了几天,最终还是忍耐不住,他在交尾的快乐里分出了一点专注,学着那男人的语调问道“明台?”
男人哼叫了一声,接着便神志不清地回了答他,“是我的学生。”
“哦,你是教书先生。”
“我不是。”
他就不再问了,只顾着心满意足地享用着他的战利品。不多时就泄了出来,泄在那男人的身体里。引出一阵脱力般的细颤,真令他为之愉悦。
“那我以后就叫明台了。”他笑着说,“老师。”
那男人睁开眼睛看着他,像看着一件笑话似的,最终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知道那是不愿意的意思,可是谁要去管呢?

明台很高,像一座山。同时他又有点儿纤细,好像没长成的样子,脸上毫无血色,是一个病态的模样。
白天他下山去卖货,夜里他回到自己的窝里抱着他的老师。感觉就像成了家似的,真是令人快活。
一队东洋人逃到了山上,都是又白又嫩,没有做过粗活的样子。他们在他窝边扎了一个简易的营寨,香气顺着风飘进了明台的鼻腔中。他很馋,馋的心肝脾胃全被痛苦浸泡了,当即蜷缩的哭了起来。
王天风拿着一本他换回来的书在看,就着两只眼球散发出来的冷光。他看见明台在哭,也没有问为什么。果然过了一小会儿,明台就自己凑到了他的身边,宛如一个饿殍,用一双黑漆漆的眼眶对着他“老师,我饿了……我好饿,我饿坏了。”
一面哭告着,就将眼球摁回到了眼眶中,然后像一只大狗,一头撞进了他怀中,无章法地扭蹭着。
王天风被他撞的胸口发疼,然而毫无感想:“没有人阻止你吃饭。”
哪知这样一说,明台就更加委屈的哭起来了。就像一个得不到奶吃的婴儿,胡乱地亲吻着他的脸庞和手臂,无奈的诉说道“不……你不知道……我……我饿了。”
王天风忽然认真地看向了他“你想吃什么?”随后想起了桌上放着的头骨,就用陈述的语气说道:“你吃人。”
明台很难受,他感到自己就要失恋了。更让他难受的是,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像杀其他恋人那样杀死王天风。这让他很为难,因为不知道要拿这男人怎么办。他感到自己太挣扎了,很辛苦。才想要发出什么感慨,就听到了有人走进洞穴的声音。
是那群东洋人,明台感觉浑身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头脑发着热,他好饿。

评论(1)
热度(45)
  1. Lutzow污水厂黄秘书 转载了此文字
    带感('//艸///`)

© Lutzow | Powered by LOFTER